御书阁 > 司夜轮回 > 第三章 周家

第三章 周家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武道宗师

御书阁 www.yushuge.cc,最快更新司夜轮回最新章节!

    寒冬腊月,天幕低垂,雁已南飞,家雀更是恋在巢中不肯出来。

    热河镇在中原北部,当暴风雪侵袭中土的时候,最猛烈的那一场风雪便刮在了这个小山村里。

    晌午,太阳高照,昨夜刚刚过去的雨雪冲洗出一片晴朗的天空,微风吹起雪沫,厚厚的积雪上,鲜有脚印,想必是昨夜狂风暴雪让心忧的母亲把喜雪顽童留在了家中。

    街上,空无一人。远处,炊烟袅袅。

    倏地,一只暗白色的狐狸在雪地里箭也似的蹿了出去,若不是晌午静谧,怕难在雪地里分辨出这么一只毛皮雪白的动物。

    仅过了片刻,刚才狐狸出没的地方,两个低矮的身影跑了过来。

    “弟弟,慢些跑,当心了脚下!”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

    “姐,你真啰嗦,再不快些追上,那狐儿怕是要跑掉了。”跑在前面的小男孩回头嚷嚷道,说完当下更是双手一提裤腰,一脚深一脚浅的向前跑去。

    “哎!”女孩站稳了喊了一嗓子,见弟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摇了摇头,稍一停驻,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大步幅的跑上前去。“小弟,前面定是有坑险,莫要走那么快,等等姐姐!”女孩的身形动作更轻更快,几步就赶上了,从后面抱住了男孩。

    “啊,你干嘛啊”弟弟被这么一抱,穿的鼓鼓囊囊的身子更是向旁边歪倒在地。

    “你这个捣蛋鬼,没看到前面的坡吗!”女孩看到弟弟球一般的身体在地上打滚,想是穿的太多不好起身,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当下便嗔笑道。

    男孩奋力起身,却也没看姐姐一眼,眼睛立马望向狐狸逃跑的地方,只是正午明晃的阳光洒下,前面尽是一片皑皑白雪,哪还有什么狐狸的身影。

    “都怪你!”男孩气哼哼的说,全身仅露出的小脸鼓了起来,红扑扑的,也不知是冻得还是被气的。

    “好了,我们快去河边打些水回去吧,去晚了爷爷该骂了。”女孩有些溺爱的哄着,应是从小就很爱护这个淘气的弟弟。说罢,女孩抖抖身上的雪,背后竟露出一个木桶,刚才雪大只是遮盖上了,并没有看出来,外人看来还以为是穿的太多而显得厚重。

    女孩倒背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木桶,轻盈的在雪地上走,并没有显的笨拙。相反被女孩拉着往前走的小男孩则是耷拉着脑袋,有些无精打采,左摇右晃的,肯定还对没能抓到雪狐而失望和哀怨呢。

    “弟弟,你说你整天喜欢什么阿猫阿狗的,爷爷让你背的什么兵法,那些练气强身的心诀没见你这么用心呢”姐姐拉着弟弟的手小心的走在雪地上,向村口走去。

    “兵法兵法兵法,我又不是带兵打仗的大将军,我学那个有什么用啊,强身强身强身,男孩子不用学那些东西也照样比你们强!”小男孩说到这有点咳,想是刚才一番出汗有些着寒,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没又继续说下去。

    “你看看,咳嗽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姐姐有些骄傲地说,不知口中的老人算没算上自己,然后把脖上粗麻围巾给弟弟围上。

    弟弟有些不情愿的挣扎了一下,还是围上了。

    “记住以后要听姐姐的话。”女孩顿了一下,补充道,“还有爷爷的话,不然就没人管你了”说罢,她作势要甩开弟弟的小手。

    风忽然吹起,女孩手心突然一暖,是小男孩攥得更紧了。

    女孩心中莫名一甜,刚想开口,却看见村外雪地中走来一个人影。

    女孩下意识的将弟弟挡在身后,盯着前方的身影,倒是弟弟有些出神的样子。

    风又紧了些,人影越走越近,看得出是一个高大威武的男子,肩上手中挑着抓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向他二人一步步走来。

    “察叔!”男孩倒是先开口了,但是显然在搜索着他身后的什么身影。

    “哎,我说你们俩个小奶娃怎么出来了。”叫察叔的男子笑着说,低头摸了摸女孩的头。

    “叔,我都十又五了,都是半个大人了,你要说奶娃,我的小弟可能还是。”女孩抬头撅着嘴说。

    这个叫察叔的人就是室韦族的族长,身高八尺有余,大冬天的自己只穿了个毛皮麻衣,赤着胳膊,露出健硕爆炸性的肌虬,脸上还有深深的一个野兽留下的爪痕在嘴角边。身上肩扛着两只灰色毛皮,昼伏夜出的雪狼,多半是趁着夜色冒着风雪上山打的。

    盯着大叔身上猎物发呆,穿的臃肿胖乎乎灰头灰脑的小男孩是热河周村长的小孙子周凌。而一身红衣,扎着高高头簪的女孩,有几分大姑娘姿色的女孩则是周凌的姐姐,周砚。

    当年周寒一个人从南方穿过淮水,越过长白,一直到这极北之地热河的时候,俩孩童只不过刚脱离襁褓。周砚较周凌年长一岁,而且心智比较成熟,现在看来个头也比瘦小的周凌要高。没人知道两个孩子的父母是谁,周寒也闭口不提,只知道当时到热河来的时候,便是爷孙三人相依为命了。

    起初家境困难,仅靠周寒一人拿来的家底过活,后来也多亏了淳朴的室韦族人照顾他们,这才周济过来。而周寒当上村长之后,更是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乡,不仅对当地的地理环境十分熟悉,对买卖交易,水土人情也适应的很快。

    当周家人真正在此地落住脚的时候,周凌他们也渐通人事,多次询问起自己的父母是谁,为什么见不到。周寒也是从来不会多说,只有一次心中郁结的时候,怒骂道,“不肖子孙,执意孤行,早已葬身火海,万劫不复,此后休要再提此事。”

    后周砚大病一场,病好后也不像原来那么活泼,周凌还小,心智未开,便没放在心上。只是他的父亲留给他们的东西,一个背面刻着鸟的样子的铜镜,和一把质地坚硬的木梳,周凌二人却是有好好的保存。

    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

    周寒把祠堂轻做打扫,背后高挂的匾额上写着“周祠”二字。

    他负手而立,在祠堂的素门前,对着峭壁下苍茫白皑的群山,幽幽的说。

    一切都过去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道道云中隐现的晚霞,以及遥远天边看不见的风雪。

    寒风吹过,不知带走了谁的苦笑。

本站推荐:飞剑问道九阳神王不朽凡人神荒龙帝逆天邪神最强升级斗战狂潮道君无限升级系统武凌天下

司夜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阁只为原作者杀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糖并收藏司夜轮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