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司夜轮回 > 第八章 风起

第八章 风起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武道宗师

御书阁 www.yushuge.cc,最快更新司夜轮回最新章节!

    “娘亲,你是我的娘亲?”周凌瞪大眼睛看着,不可思议的说。

    “是。”女子轻轻一笑,好像并没有把与儿子相认当做多么激动地大事,只是淡淡的笑容隐着没有透出的表情。

    “……”周凌突然觉得脑子好痛,刚刚做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梦,又突然出现了一个自称自己娘亲的人。虽然不是太相信,但还是在这女子身上找到熟悉的感觉。

    “娘,这么多年你怎么都在这里?”周砚显然是更好的适应了这个娘亲,虽然脸上也没有太多激动,但还是有很多的不解和疑惑想要仔细问清。

    那女子笑意更浓了,皎月照在脸上说不出的惹人喜爱,刚要开口,只听周寒一声重哼,却是抢过了她的开口。

    “她是你们娘亲不假,只不过受于某种限制,不能离开这个山谷太远,今天想想是巧合吧,巧合到连我都感到熟人的气息出城来看。”说罢,周寒冷眼看着这个周凌他们的娘亲。

    “没错,我也是感到了熟悉的感觉,起初我还以为是我夫君回来了,”林卉低头悄悄看了周凌一眼,道“后来看到他们二人,又以为是他们散发出来的,结果到现在那气息还似有若无,看来都不是。难道……”

    “我感到那气息很强烈,以为你是引我出来,求我用我儿子的尸身给你施法还你自由身,现在看你的行为却也不是如此,这俩孩子也不可能,莫非是……”

    “啊!!!”此时周凌突然大叫起来,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周凌胸前衣物突然融化,一块镜子亮了起来,镜子背后所雕刻的大鸟突然着了火一样燃烧了起来。

    周砚一个箭步上前,把铜镜扯了下来,刚入手就感到急烫,立马就甩手向湖中扔去,被林卉腾空抓住,拿在手中细看,烧着的镜子她竟然没有任何感觉。

    “不好!”周寒突然大喊,然后顺手抄起周凌周砚,剑光一闪,一柄寒光熠熠的剑横斜在面前,载着三人只冲飞天。

    “哈哈哈哈……想不到老天待我不薄,终于让我等到这天,林卉啊林卉,你送上门来了!没有夫君,我也终于可以出去了!哈哈哈哈哈”“林卉”在谷中仰天长啸,紧接着,化作一道金光闪出山谷,追上周寒御剑的方向,向着河阳城飞去。

    霎时间,谷内空无一人,只剩下那地上躺着被丢落的一方铜镜,还有那小狐狸抬头看着众人离去,脸上似乎露出了隐隐期待的神情。

    河阳城,族长家中。

    方方正正宽广却又简单的会客厅,正中摆放一把竹藤和兽皮编织的太师椅,高堂之上悬挂着一方匾额。

    木匾颜色随着时间已然变暗,而正中苍虬却又不失形体的四字却依然清晰可见。

    “三饮不止”

    游牧民家骑马打猎是好手,而提笔写字却着实为难,这匾额也是族长义兄周寒所题。

    蛮人好酒,酒浊更烈,每每兴起,三饮不止。

    豪爽热情的族长当真配得住这幅牌匾,周寒题字后,更是爱不释手。

    那时刚好村里来了个云游手艺人,便想邀其做一个金框额裱。

    哪知那手艺人看了以后直摇头,道:

    “此字无体,瘦瘦清清而不贫瘠,歪歪扭扭却又挺立,无形无状无拘无束,裱在框里着实委屈。”

    “这种字小道我生平也没见过几次,只有过去游历朝廷之时,朝廷文官雅会,小道有幸参加,展出书画中最值钱品相最高的一幅‘彼岸山阕’中,题字当如此样,而题字的人是那时刚登基的当今圣上青麟皇帝,不知这匾额是出自哪位……高人之手?”

    族长听闻,心中一漾,什么也没说给了赏钱打发了此人,然后仔细端详起来,看了半晌却也看不出什么道道。

    后把此话转达给周寒,周寒却显得十分淡然,道:

    “乡下野夫,松脂画字,怎么能和圣上想比,莫要笑话愚兄。”

    后来这幅字就拓在简易的木板上,挂在族长家的高堂之上,来客进入房门,这字随即映入眼帘,给人一种“陋室虽陋,‘惟吾霸道’”的感觉。

    只是此刻过堂空无一人,阴冷幽风阵阵传堂而过。

    旁屋侧房中,族长之女芊雨坐在窗沿。

    女孩年龄与凌砚姐弟相差无几,虽说是蛮族之女,却落个中原姑娘模样,小小年纪已初有美人坯子的潜质。

    芊雨留着清爽的短发,青色的蝴蝶发夹透出少女活泼的天性,虽是冬天,但似乎女孩并不惧怕寒冷,身穿着夏日透气的竹编衣,悠闲地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墨绿色的百褶裙随风而动,许是少女心闲,不断晃动着双腿,大大的眼眸里映出的外面雪花纷扰的世界。

    那世界让人向往,让人好生喜欢琢磨。

    “听说周凌哥哥就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他一定知道外面有多么多么好玩。”芊雨自言自语道,“可是他总是不告诉我,哼,下次有个机会我一定要问清楚他,让他知道我也是很厉害的!”说罢,还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

    “每次都是臭周凌,坏周凌欺负我,还好有砚子姐姐替我打他,最喜欢砚子姐姐了!”

    “镇长伯伯一直很照顾我,虽然长的很凶但是是个大好人,只是每次来都要和阿爹喝的好醉好醉,阿爹平时喝不醉的,只有和周伯伯才会面红耳赤,好烦哦。”

    “每次阿爹喝多了就会喊阿娘的名字,可是阿娘早就去世了,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她,不知道阿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嘿嘿,每次臭周凌嘲笑我走路慢我都会嘲笑他穿得多,我就是不怕冷,嘻嘻,我就是厉害才对!”

    “好晚了……阿爹还不回来,好困哟……”

    不知多久,芊雨昏沉的靠着纱窗睡熟了。

    今夜天阴,却看得见夜空繁星点点,远山连绵,隐有狼嚎狐啼之声。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庭院之中,在入门口看见熟睡中没有防备的芊雨,悄悄的潜入了进去。

    村口,要归家的行商收起自己的摊子,互相询问对方今天的收获。

    “你们先走,我去买个火烧给我那小儿吃。小儿见不到我都不睡觉的,跟我可亲了。”村里鞋匠说。

    “我看你是急着回家跟婆娘热炕头吧!哈哈!”对方打趣道。

    鞋匠也不否认,只是笑骂一句,身材发福的他穿着厚重的衣物,挑着家伙什儿,走起路来一颠一颠,很是吃力。

    从一旁的烧饼铺里买了几个新鲜出炉的热火烧,把火烧放在自己的胸口护着温度,然后提了提松软保暖的棉裤腰,加快脚步向家中走去。

    风雪忽然一紧,直吹的鞋匠看不清道路。

    “他奶奶的……”

    鞋匠轻骂道,突然感觉心口一凉,头一秒他还以为是刚买的火烧掉了。

    下一秒他就身体一软,歪到在一旁,一旁散落的炊饼还冒着热气。

    一把长匕从身后洞穿了他的身体。

    死去的鞋匠双眼瞪的很大,眼里回家的急切还没散去,就这样隐埋在了随即而来的风雪里。

    “前哨已到位,动手!”

    那个黑衣人拔出自己的匕首,轻喝道。

    随后,从他的身后,人头攒动,一个接一个的黑衣人蜂拥而进。

    七星峰,天枢宫前。

    “副门主,醒醒啦,醒醒!”一个活泼的女孩摇醒了坐在地上的一夜发愣的中年男子。

    “天,亮了啊。”男子悠悠醒来,昨夜入定一夜,现在东方既白,雪也停了,身上还披上了一层大衣,大衣上也积满了雪。

    “多谢你啦,小米。”男子站起身来,对面前的少女说。

    “不客气哈,副门主日理万机这样身体能受得了咩?”小米调皮的说,看她身上衣物,多半也是门中之人。

    “无碍,日理万机用在门主真人身上还比较合适,我很闲的。”副门主活动一下身躯,看了看四周,道,“师叔他老人家何时离去的。”

    “门主真人整天对着我们都板着个脸,就像谁都欠他钱似的,还是师叔你好说话,帅哥师祖昨晚就出山了,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走的时候很匆忙。”

    小米一顿,又说,“门主吩咐了他不在数日内,门中大小事无巨细全由看管‘思过镜崖’的小师叔来治理。”

    “哦?竟然是他来……”

    小米又道:“小师叔常年看守那思过镜崖,并不管门中事物,这次竟然通通交给他来执掌门中大权,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肮脏的……咳咳,常师叔你可不能失宠啊!快把掌门师叔抢回来!”

    “嗯……”副门主似乎没有听见这番话一般,眉头紧皱,走下台阶,站在广场中,望着远处悠悠的白云群山,良久没说出一句话。

    白云悠悠,晨起的薄雾笼罩下来,夜仿佛那么短暂,让人留恋。

本站推荐:飞剑问道九阳神王不朽凡人神荒龙帝逆天邪神最强升级斗战狂潮道君无限升级系统武凌天下

司夜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阁只为原作者杀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糖并收藏司夜轮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