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阁 > 司夜轮回 > 第九章 异变

第九章 异变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武道宗师

御书阁 www.yushuge.cc,最快更新司夜轮回最新章节!

    异变

    那一晚只是历史长河中浩如烟海的平凡一夜,没有后人会在史书中看到当晚这个北方荒远的小镇。

    周砚和周凌两个孩子被爷爷夹在腋下,在黑夜的寒空上疾行,雪花像刀子一般划在人的皮肤上,若不是周寒施加了一些咒术屏障护着,怕是两个小孩要吃苦了。

    方才事发突然,周凌胸口的铜镜突然像是着火一般滚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爷爷挟走,此刻风雪之大又逼的人睁不开眼睛。此时周凌心想:那铜镜还有木梳是已故的父亲及失踪的母亲留给自己姐弟二人,自己是个男孩,平日里不曾怎么照过镜子,多半也是姐姐在用,不过姐姐分的清楚,既然留给我们二人,就要一人保管一个,自己也没多想就挑了这个背后刻着大鸟的铜镜,一直放在贴身的衣物里,不料今天出了这事,果然很蹊跷。

    不由周凌多想,周遭的视野突然开阔,不多功夫就降到了地面上,雪越发的大,周凌借着微弱的夜色看清落脚的这片地是自己家的村子里,有些不解的看向姐姐,发现姐姐对着他把手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周凌又看向爷爷,只见爷爷右手握住那把寒剑,剑气的光芒一点点扩大笼罩着三人,如临大敌一般望着前方的村口。

    远处,有淡淡的血腥味飘来。

    周凌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这般神情,不由得紧张起来,加之周围气温较低,双腿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没事的,有爷爷在。”周砚轻声安抚着弟弟,小小的秀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只听周寒突然开口:“躲在暗处的人速速现身,老朽只有一人,暗箭合围算什么好汉。”

    周寒声若洪钟,想是加了传音之术,直震得村头几棵大树一阵乱颤,积雪也被震落下了。

    回答他的,只有一道暗红的飞芒激射而来,带着嘶嘶的破空之声。

    “哼!”周寒不屑的冷哼一声,回头叮嘱两个孩子站在身后,右手抬起了那把寒剑,向着那疾芒飞来的地方一挥,一道青色的剑气飞出,撞在那暗红上面,只一下就抵消了对方的蓄力一击。

    紧接着,继第一道飞芒试探之后,又有数道光芒飞了过来,里面有剑气,道法,附上真气的弓矢,还有飞匕一般的武器,从几个角落飞向三人站的位置。

    周寒有些佝偻的身子慢慢站直,手中剑芒大盛,剑诀已握,当下跨步上前,以剑向天。

    这时周寒三人脚下亮起一个古朴的阵型图腾,急速流转,升起一层球型的青灰色保护层将三人笼罩在里面。

    说时迟那时快,那飞匕弓矢转眼已到身前保护层上,那人的箭矢最快,激射在薄薄的这层青灰间,霎时间有电光闪过,那弓矢竟不能再前进半步,发出铁器相碰的声音,被弹了出去。“呯呯砰砰”后面的几个剑气法术竟也都倒飞回去,周寒站在青光后,光芒掩映,看不出什么神色。

    “咦”黑暗里伏击的几个黑衣人显然是愣了一下,自己的看家本领别说伤及对方,连近身的变得困难,本想出其不意,谁料对方的实力竟是比自己几个人强了太多。

    “果然宗主叮嘱的对,遇上一个灰衣白袍拿青剑的老头绝对不能轻敌,若是战不过就退”一个黑衣人暗地里自言自语,当下下定决心,刚要开口与同伴交流撤退,抬头望去,突然被包围的那三人平地里消失不见了。黑衣人暗呼不好,刚要飞身后退,直觉胸口一凉,那把青芒剑刃切豆腐般插进了他的胸膛,护体的真气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就被那剑挑进了心窝。

    “炼如此血道妖术,早已做好觉悟了吧。”周寒声音冰冷,说完把那剑拔了出来。黑衣人面目狰狞的倒下,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左右看了几眼,发现同伴都倒在了地上,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

    周寒用脚踢了踢那人手中武器,是一把棍状的拐杖,拐杖顶端赫然是一个骷髅头,上面红芒渐渐暗去,想必是刚才一个出手攻击的那个人。

    “唉”周寒长长的一叹,“想必定是那人无误了。”说罢,想了一想,觉得把二人放在此地不妥,便招呼躲在一旁的周凌周砚过来,“你们两个跟在我的后面,不要出声,不要慌乱。”

    周凌周砚两人重重的点头,虽然爷爷刚才大展神威,但是前方莫名的恐惧让二人说不出话来。

    接着,周寒三人便走进了村中。

    寒鸦飞过,那是死一般的寂静。

    三人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前去,村长家一般都在村子深处,三人走格外谨慎,这段路仿佛是那么漫长。

    血腥味开始浓烈了,周凌和周砚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双方眼中的不解和恐惧,爷爷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握着剑枯槁的手因为用力很大而开始颤抖。

    突然,急促的叫喊声呼救声在身旁街巷里响起,周寒下意识的调转方向大步迈去,可是同时,家的方向一道赤红的光直冲上天。

    他一下子站住了脚步。

    想都没想,周凌就要往那个方向跑去。

    只是,爷爷伸手拦住了他。

    “爷爷,我们去救人啊!”周凌不解的看着爷爷的背影,大喊。

    微弱的月光和剑芒照在周寒的身上,那是一个并不高大的身躯,此刻背对着两个孩子,看不出周寒脸上什么表情,只是抓住周凌胳膊的手越捏力量越大,直到周凌吃痛的喊起来,周寒才放开。

    “爷爷?”周砚试探着问道。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周寒大步向前,却是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了。

    “这!”周凌急了,那呼救声越来越急促,明明就在身旁,可是爷爷去见死不救,急的他直跺脚。

    这时姐姐过来,拉住了他,哭泣着轻声说:“快走吧,相信爷爷。”

    周凌楞了几秒,看见爷爷越走越远。最终恐惧战胜了感情,只好不甘心的回头,然后狠狠的转身追了上去。

    “我又干了一件蠢事啊……”周寒用听不见的声音,略带疲惫和几许绝望的说。

    长空夜悠,无声的注视着脚下的土地。

    那呼救声终于和纷落的大雪一般,渐渐地微弱,消失在一片惨白的月光里。

    周家祠堂,那赤红的光芒极其不稳定,时而四射而散,时而汇聚在一起直冲霄汉。

    此刻,有三个人在屋里对峙。

    一方是金衣玉钗,姣笑嫣容,白日在热河畔周凌他们遇见的失踪多年的娘亲,方才赶来,此刻竟是先一步到达这里。此刻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苍白的脸上竟也有了神气。

    而另一方是两个黑衣人,站在较前位置的是一个身材魁梧,面带刀疤的大汉,手握一把圆月弯刀竖立在地上,成守护状态挡在另一个黑衣人身前。

    身后的那个黑衣人面系黑纱,从身材看应该是个女子,此刻隐匿在祠堂深处,双手变幻着术诀,一时间赤红色的光芒都是从那个角落里发出。

    而角落里,一口黑棺,正静静地躺着。

    “毕痕!再顶半刻!”那黑衣蒙面女大喊,手中黑气更胜,小小的祠堂内却竟有鸟啼凤鸣之声。

    “是!宗主!”被叫作毕痕的人顾不得回头大声回应,此刻他的周身的护体罡气一阵紊乱,对峙的女子仅仅是在笑着看着他,自己便感觉胸中气血翻涌,不能凝气汇元,而那女子的眼眸,自己不经意瞟过一眼,却再也不想离开了。

    “难道是旧不现世的狐媚术?”毕痕心想着尽量克制自己,但是目光和身躯已不受自己控制,眼看就要坠入媚术之中不能自拔。

    “他奶奶的!”毕痕心一横,破口大骂一声,随即用力抬起手,咬破自己的手掌,将血滴在大刀上。

    那大刀受到血的刺激,一阵乱颤,金色的刀翼泛起光芒,毕痕双手合握,奋力横劈过去,一道展翼的刀光气势磅礴的斩了过去。

    那女子望着这凶狠的一击,仍然笑着,什么也没有做,下一刻,锋芒将她斩作两半,大汉的一击似乎起了效果。

    只是还没等大汉喘过气来,那斩作了两半的身体虚飘在半空,竟是又接在了一起。

    “嘿嘿嘿嘿”女子一阵轻笑,又看向大汉。

    “他娘滴,真邪乎。”大汉赶紧闭上了眼睛,强聚起一些真气,试图再抵挡一些时间。

    可是女子似乎不给他这个机会了,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量就锁住了毕痕,让其不得动弹半步。

    毕痕刚汇聚的一点真气,遇到这禁制一般的力量,顷刻化为乌有。

    “宗……主”毕痕费力的张口,现在他是被石化一般,不能左右自己身体。

    那后面的黑衣女终于放下手中的施法不得不转身面对,一时间屋子里的声音小了许多。

    “呵呵呵”周凌的娘亲轻笑,但是眼神显然不会是媚术那般,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神情。

    似笑非笑,似冷若无。

    而黑衣女一转身,本来拥挤祠堂里照进来的一点月光便被无形的挡在了外面。

    夜黑,却不及屋内的森寒。

    转身而对,那女子的眸子,竟然血红一般!

    “想不到,血戾大法被你练到了极致,如此漂亮的身躯,果然你当初不舍得在这个身体上修炼,而是去残害那些无辜女子。哦对了,我忘了修炼这个法术本身就要以活人血液祭祀,看你这般,杀孽定是造了不少了吧。”周凌的母亲说。

    “妖道也敢提杀孽,哼!”黑衣女的语气带着不屑,重重的说。

    “是啊,就是我这个妖道,还得帮你照料两个小奶娃,我算不算是积德行善呢?”林卉轻笑道。

    “他们,”黑衣女身子一颤,“可都还好?”

    “好的很!”林卉突然发难,右手袖中电芒乍起,化作一道紫光腾身冲向黑衣女。

    黑衣女猝不及防,没想到发愣的一瞬间被对方抓住,醒悟过来,林卉已到自己身前,当下大怒,急忙展开向后闪去,撞到身后的墙壁上,肩部黑衣竟是被这电光烧焦了一片。

    “待我杀了你,夺取周郎的身体,我就可以解脱了!”林卉的眼中闪烁的这贪婪的神色,下手毫不留情,几个威力巨大的电光斩过,招招奔着命去。

    没有多久,黑衣女就被逼到了祠堂的角落,刚才施法所在的地方,一口黑棺带着赤红的光芒横躺在那里。

    “周郎!”林卉看到黑棺激动的大喊,立刻伸手上前。

    突然,一道血红色的法阵挡在了他的身前,黑衣女在此刻催动起布好的法阵,小屋突然起了风,祠堂正厅的灵位香台全部被吹倒,黑暗中隐约有鬼哭狼嚎之啸。

    林卉大惊,倒闪而退,失声道:“鬼道!想不你不仅修炼了血炼之术,还去碰别人避而不及的鬼道!”

    “被世间抛弃的人,哪有什么资格去选择!”黑衣女尖声道,身前血阵鬼术已成,阴风大作,法阵上赫然出现了一只细长的鬼手向林卉抓去。

    “都说我妖族冷血,看来跟人类比,你们才是恶魔!”

    刚才还视毕痕的攻击为无物的林卉终于面露凝重,闪躲着倒退,那击出的电芒似乎对这死物没有任何作用,那血污的鬼手眼看就要抓了过来。

    林卉突然化作一道电光,不顾鬼手在前,径直绕过,直奔护在黑棺上的血阵。

    电芒血光一相接,法阵先是一阵紊动,紧接着紫色的电芒被击成碎片飘散而去,看来还是林卉没有攻破法阵。

    黑衣女吐了一口血,稳稳脚步,而那电芒倒飞回去,碎片渐渐汇集成了一个没有下半身的残身漂浮在空中。

    “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如此不够理智!”林卉愤恨着说。

    “哈哈哈”黑衣女惨笑道,“你是攻不破的,血阵一成,里面凶狠禁制就算是你这修炼千年的妖,也怵起三分,而鬼道之术克尽阳间生灵,想必动物妖仙更不愿体味阴间的滋味吧,何况我还有那……”

    “是我输了,只怪当初轻信了他……那个人类,沾染了人类的贪念,囚我在谷中如此多的年岁,更还有那异界的痛楚,这恐怕就是命,道可以修来,命却已注定!”林卉凄厉的喊着,转身化作紫芒飞出了祠堂。

    林卉一走,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吞吐的赤红光也暗了几分。

    不短也不长的沉默,黑夜仿佛在无声的诉说,东方已微白。

    “咳咳”黑衣女又吐了几口血,看着赤光黯淡,连忙走了过去准备再次续法。

    “宗主……”被石化的毕痕慢慢恢复了,黑衣女回头对他苦涩一笑,示意自己没有事情,看到宗主无碍,魁梧的毕痕长舒一口气,正要检查一下周身经络伤势,突然屋外剑啸空破之声大起。

    “难道是那妖人折返回来?!”刚放松的毕痕大喊道,立刻绷起肌肉,面向来者。

    “你退下吧,站到我身边。”黑衣女也是一愣,随即缓缓地说。

    “可是来人,宗主……”

    “照做。”

    “是!”

    毕痕站在黑衣女子事前,神色担忧的望着外面。

    屋外,周寒一行人终于赶到,短暂犹豫之后,周寒还是决定带着两个孩童走了进去。

    三人登上台阶,跨过倒塌的刻着“周祠”二字的匾额,直视着前方的二人。

    “好久不见,小卉”周寒突然柔声对着那女子,说道。

    “是,见过君父……您,身体可好?”黑衣女道。

    周凌周砚大惊,那人称自己爷爷为君父,那岂不是自己的婶子辈的,但是爷爷就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自己才刚母子相认,这……

    “来,见过你们的母亲,你们真正的母亲。”周寒说。

    “什……!!”周砚失声道。

    “砚儿,凌儿!”黑衣女看到了周寒身后的两个孩子,激动的喊着。

    周凌不可思议的摇头往后退着,周寒转身拍了拍他,解释道:

    “先前你们所见女子,却也是你们的母亲”爷爷一顿,接着说“只是身体来说,那具身体被人,不,被妖狐夺舍而去,虽然是当初不得已为之,但毕竟你看到的面容梳妆还是当年小卉的样子。而这个黑衣女,她的灵识才是真正的林卉,也就是说,这才是你们真正的母亲。”

    “凌儿!砚儿!过来让妈看看!”黑衣女大声喊道,眼中的血光也少了很多。毕痕静静地看着宗主,默然不动。

    只是周凌周砚二人踌躇着没有敢上前,躲到了周寒的身后,紧紧的抓着爷爷的衣角。

    “认亲可以先放放了,你们今夜来次不是为了这个事吧。”周寒的声音恢复了冰冷,毕痕察觉到了杀意握起武器,谨慎的打量着身前的枯瘦老头。

    “我……”黑衣女痛苦的说。

    这时,周寒看清了黑棺上法阵,瞳孔猛然聚缩。

    “冥土血泣阵!引人精血,灵骨为樽,这禁术忌法你不怕万劫不复吗!”

    “为了夫君,也是为了我自己。”林卉虚弱说道。

    “你果然修成是为了那不孝子!现在收手,为时不晚,再继续修下去,你不光达不到你的目的,于我们,于孩子们你也无法有个交代!”

    “速速放开我儿尸骨!”周寒再次大喝道。

    黑衣女把头深深的埋了起来,再不说话。

    再抬头时,先前黯淡下去的血光又渐渐恢复,一时间冤鬼泣哭之声响起,周凌周砚的心中泛起了一阵恶心。

    今日所见已经大大超出了小孩的接受范围,二人此刻快要晕厥过去,可是黑衣林卉还不收手,似乎进入了癫狂的状态。

    黑棺上的赤芒大放,更胜以前。

    周寒摇了摇头,左手似是无奈的捏起剑诀,轻轻的一声叹息,又似刹那间做了很大的决定,随即引诀在青色的剑上划过,双目圆睁,大喝道:

    七!星!破!

    青色的剑上,渐渐亮起七颗星。

    远方,

    自玄星门一路御剑飞驰而来的男子抬头望天,只见夜空明朗,尤有七点闪光扑朔为亮。

    北斗!

    他暗自轻语,脚下剑更快一步,消失在无边的星汉中。

本站推荐:飞剑问道九阳神王不朽凡人神荒龙帝逆天邪神最强升级斗战狂潮道君无限升级系统武凌天下

司夜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阁只为原作者杀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糖并收藏司夜轮回最新章节